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新闻 >

小说来生我再来典当、来世我再来与你歃血为盟

时间:2022-08-09 05:5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病床上,商臻浑身插满针管,病痛将她折磨得面目全非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她死死的盯着坐在病床前的女人,鬼爪般的手紧紧揪着床单! 别人感染克吉特病毒,一个月就死了,你不仅没死,还不会传染,真是完美的实验活体,这三年来,苟且偷生的滋味不错吧? 来人

  病床上,商臻浑身插满针管,病痛将她折磨得面目全非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她死死的盯着坐在病床前的女人,鬼爪般的手紧紧揪着床单!

  “别人感染克吉特病毒,一个月就死了,你不仅没死,还不会传染,真是完美的实验活体,这三年来,苟且偷生的滋味不错吧?”

  来人笑颜如花,说出的却是最恶毒的话语。别人是来探病,可她商清清,是来索命的。

  “喏,这就是他们昨天才成功研发出来的抗毒血清,你坚持到现在,不就是为了这个么?他们顾念你这三年来辛苦了,这不,一研发出来就给你准备了一支,只要注射下去,你就能好了!姐,你想要么?”

  她当然想要,但血清到了她的好妹妹手里,只怕今天就是她的死期!因为她会染上K病毒,就是商清清害的!

  不止是病毒,她一生都在被商清清压榨!商清清一个医学白痴,能成为现在炽手可热的美女医学天才,都是靠偷了她的东西才换来的!

  每每想到她是怎么一步步沦为商清清的垫脚石,她就恨得想死!但她不能死,她还没有报仇!

  终于,就在昨天!血清研制成功,但这个据说能救她命的东西,此时却被商清清拿着把玩逗弄……

  “姐姐,我知道你不想死,如今我也不怕你翻身,因为没人会信你了,这样吧,只要你告诉我你实验室的保险密码,我就给你注射血清,然后送你去国外,如何?”

  商清清眼里闪过恶毒的光,手里掂量着注射器威胁道,“东西哪有命重要?你坚持到现在,不就是为了这个么?”

  “你还不知道吧,封少今天订婚了,对象就是那个青梅竹马岳梦茹!那个!当初和我联手对付你,没少给你下黑手,你难道不想活着,报复回去么?”

  许久不曾听见这个姓,再一次听时,仍旧像一柄利剑,一下搅入那不会愈合的伤口!

  她听得出商清清在后悔,因为商清清做梦都想嫁给封少,最后却被岳梦茹钻了空子。

  如果她没有爱上那个男人,不顾一切也要抓着他们的婚约不放,就不会被接二连三的迫害,失心失身之后还差点被人轮!

  “动手吧……骗子!我知道针管里……是毒液!”商臻就好像被刺激过度,疯魔般说道!

  从商清清踏进这个门开始,她就已经不再侥幸,因为对方只会骗她,压榨她的价值,然后让她死!

 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,她一个风光大小姐,被岳梦茹那个抢了男人就算了,一个被她从小虐到大的废物也敢跟她呛声?

  说着,她两步上前,将注射器朝商臻刺下去!只要注射了这个,只要十秒钟商臻就会“虚弱”而死!

  她双眼满是阴狠!只要商臻死了,这个世界上,就再也没人能拆穿她了!却没注意到,床上虚弱的女人眼中闪过的幽光!

  就好像回光返照一般,她不顾手臂上吊命的针头被扯掉!用力抓着商清清的手,反手将注射器刺入商清清的肩膀!

  商清清惶恐的睁大了眼睛!但这个瞬间,淡黄色的液体已经空了!她想呼救,却浑身发软,往后退了好几步……

  看着商清清掐着脖子倒地,最后死不瞑目,那惊恐的瞳仁里还倒映着她满手鲜血的样子,这就是报应!

  感谢爷爷从小就逼着她练功!让她能在身体如此羸弱的状态下还能爆发一次——手刃了仇人!

  快来人救她吧!她想活下去,想重新开始!不再这么窝囊!不再这么懦弱!张扬自我的活一次!

  若是能活下来,她再也不会被那可笑的亲情束缚了,也不会再爱那个男人,她只想爱自己!

  大雨倾盆的夜,白色飘窗鼓动,一道闪电划过,照亮了凌乱的大床,和她赤裸的身体。

  商臻下意识想去摸自己的腿,结果抬起手,发现左手拇指上竟带着一个翡翠扳指!

  若真回到了那一天……那门外说话的那两个人,不就是想要强了她的那两个畜生?!

  上一世,她中了药仍拼命反抗,用手机砸破了其中一个人的额头,然后被对方打晕了,后来,她是被他们折磨醒的,而一切重来,她提前醒了!

  上一世她就是因此而名声扫地,又毁了婚约,如今重来一次,她一定要保全自己!

  封家次宅离主宅很远,今日封家设宴,现在所有佣人都在主宅帮忙,大雨倾盆,她只怕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见。

  一落地,她便用卸力的方式往前滚了一圈,但落地时那一瞬间的震痛,还是让她咬牙,浑身如散架一般疼痛!

  听到声音,商臻忍痛又往前滚了一圈,径直滚到了灌木丛下,浑身紧绷的趴在地上!

  好在疼痛刺激着身体多了几分力气,她将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,然后猛地钻进灌木丛深处。

  那两个男人不肯罢休,在园子里找来找去,好几次,他们都走到了附近,拿棍子抽打枝叶,距离最近时,商臻可以看到对方的皮鞋。

  她没时间想她为什么会回到这一天,她只知道她不能再重蹈覆辙,哪怕这是一场梦也不行!

  所以商百齐身处其中十分尴尬,恨不得早点结束了回去,倒是他的继妻小女为人八面玲珑,不管什么样的地方都能混得开。

  她因为有封家女主人才有的扳指,所以能够顺利进门,但是以前,她只怕死也不愿让封家人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。

  “姐!你不是喝醉了在次宅休息么?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?莫非有人对你不轨?”

  此时商臻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,还有歪歪扭扭套在身上的衣服,可不就像被人强了一样么?

  “姐,你不是力气很大么?寻常几个保安都不是你对手……还是你因为喝多了酒,所以……”

  商臻简直被她的演技折服了,几句话左右舆论,这手段,难怪她最后死的那么惨!

  “姐!我没那个意思……你看你一身伤,别逞强了,先去休息吧,现在这么多人,你这样封伯伯看到会不高兴的!”

  “我也不高兴,封家设宴,却有人要杀我!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却被你意有所指的污蔑,好妹妹,你可真关心我。”

  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,自然非常惜命,若不是出于对封家的信任和自身教养,只怕现在大厅都要乱了!

  这时,商百齐才猛地回过神来,匆匆走近,急切的问道,“什么?有人要杀你?谁?!”

  而他身边一个打扮贵气的女人皱了皱眉,上前一步笑着说,“百齐,你别听臻臻瞎说,她肯定是贪玩去了,现在是法治社会,这又是封家的地盘,谁敢杀人?”

  林雪涵被商臻的眼神摄住,继续抹黑的话全部都噎在了嗓子里,真是见鬼!商臻这死丫头一向懦弱,今天这眼神怎么感觉渗得慌?

  “妈,话不能乱说,今天,是我未婚夫家的好日子,你这样抹黑我,是想让封家难做么?”

  一句“让封家难做”,便让林雪涵惊慌起来,她连忙说道,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呢,妈只是关心你!怕你贪玩,丢了封家的人,你瞧瞧你现在这样,谁知道又怎么疯了!”

  天知道,她从小在后妈手底下长大,后妈的阴狠早就给她造成心理阴影,所以等她长大了,有能力了,也不敢有任何忤逆她的念头,以至于性格越来越懦弱,到最后谁都可以踩她一脚。

  初春的天气寒冷,她浑身湿透,脏乱不堪,但是她们却打着关心的口号,第一时间抹黑她。

  “原来关心是这样的啊,见我一身狼狈无动于衷,反而口口声声将我被人追杀的事实扭曲,帮着妹妹一起往我身上泼脏水,您的关心让我有点害怕。”

  她有些急切的说道,“妈,我知道您是关心姐,但您也别心急啊!”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!

  商清清又看向商臻,心里微微一凝,今晚她这个废物姐姐就好像吃错药了一样,什么话都敢说!

  不过面上,她还是一脸委屈的说,“姐!你是不是受刺激了?妈也是无心的,你怎么能这样说话?妈妈对你那么好,你这样会被别人笑话的!”

  一听到会被笑话,商百齐如梦初醒,见众人都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们,他连忙急切说道,“清清说得对,臻臻,你怎么这么没礼貌?快跟你妈道歉!”

  是不是因为她从小逆来顺受,从不抱怨,所以,她爸爸便以为她是铁打的?一发生什么,就要她认错?

 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而她这样天生懂事沉闷的,活该上一世被这母女俩压榨到死!

  “爸,我受了这么重的伤,你不问一声就罢了,妈妈和妹妹污蔑我你也不管,我反驳一句,你却要我道歉?丢人的是我么?若是妹妹一开始不乱说话,反而帮我报警,我会在这让人看笑话?”

  商臻几句话让商百齐一愣!他这才发现造成现在这样的,是他的小女和妻子,而不是大女儿。

  但他还是皱了皱眉,大女儿一向听话,平时就算吃点亏也会顾全大局,怎么今天一点都不懂事了?

  这时,管家匆匆跑来,因为今天是小宴,先生不在,夫人方才送客去了,不想这么一会竟然闹出这些事来!

  “什么?”管家立马严肃起来,“竟然有这种事?是我们失职,商小姐放心,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!还请诸位贵客不必担心,封家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!”

  众人闻言只是笑笑,直说没关系,他们早就看出来了,今晚这闹剧不是冲着他们来的。

  许哲怎么还不来?若是许哲他们先一步被警察抓走,商臻今晚岂不是就糊弄过去了?而且警察看在封家的面上肯定不会手软,到时候那两个人再把她供出来就糟了!

  不行!今晚必须要把商臻搞臭!这样别人只会关注封家未来少夫人有多放荡,而不会在意背后有什么阴谋。

  “原来商小姐跑这里来了,方才不是还很快活么?怎么突然就跑了,还弄得这么狼狈?”

  许哲带着周耀文走了进来,不同许哲的嚣张,周耀文面对那么多人,因为心虚而显得畏畏缩缩。

  在场人都认出了这两个人,圈内有名的浪荡子,仗着家里有钱,吃喝嫖赌样样俱全。

  “这就没意思了,方才在床上你还一口一个好哥哥的叫着,不过因为有人经过,你怕被发现就这样倒打一耙?你空口白牙说说没事,被你这么一诬陷,我们可是要坐牢的!而且,我比你有钱有势,为什么要杀你?撒谎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!”

  听对方这话的意思,是商臻勾引了他们,结果有人经过,她怕丑事败露,才故意把自己弄得狼狈,想将奸夫送去监狱?还是两个?

  商百齐闻言大怒,也顾不得丢不丢脸了,连忙质问,“臻臻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林雪涵趁机抹黑,“臻臻,你之前喝一杯果酒就说醉了,我好心让人送你去次宅休息,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……”

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,让商臻仿佛一下又回到了上一世,被商清清带人撞破她衣不遮体,和这两个男人共处一室的场景。

  上一世这两个男人也是这样,一口咬定已经跟她发生了关系了,让所有人都知道封家未来的少夫人有多么放浪,在未婚夫家就勾引两个陌生男人上床,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!

  那时候她才十八,性格又弱,面对众人的嘲讽、指责,她百口莫辩,最后却只知道哭!

  见周围议论声越来越大,商臻深吸一口气,将这些声音全部屏蔽!然后她看向上辈子恨之入骨的两个仇人,冷静的开口。

  许哲一愣,然后淫笑道,“商小姐,别试图转移话题了,方才你可不是这样的,热情得跟没见过男人一样,不过那一身肌肤还真是……”

  “到底是谁转移话题?三个月前,郊外舞会,你们喝多了酒,在花圃调戏海中市刘家的小女儿,结果对方不堪受辱,撞石头死了!

  杀人可比上床劲爆多了!众人下意识的去看周耀文,却见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,此时抖得像糠筛一般,而角落里,突然爆出一声大哭!

  原来刘家人也来了,因为一直没找到小女儿,刘太太心力交瘁,刘先生想让她散心硬带着她出门了,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的消息!

  许哲一边说,一边推周耀文,想让他打电话毁尸灭迹,但那边刘家人已经冲过来了!刘太太更是揪着周耀文不放,一声声质问。

  场面一下混乱起来,嘈杂中,商臻对刘家主说道,“刘先生,你若是再不打电话去找尸体,他们就要毁尸灭迹了。”

  刘先生不由看了商臻一眼,但是事关自己女儿生死,他没时间多想,飞快打了个电话。

  当时她混得潦倒,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解恨!这一世,她要亲手将他们伏法!

  他突然挣脱了保安扑到商臻面前,伸手就要去掐她的脖子,却在离商臻一米的地方又被保安抓住了!

  “你这个,你污蔑我!我不会放过你的!你装得真像啊,你衣服下面都是我们疼爱过的痕迹!任由你怎么说,你都被我们俩上过了!”

  许哲想踹她,却被保安强行拖走!那双想掐她的手越来越远,商臻凝视良久,忽然一笑,看向了商清清。

  一句话,又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拉了过来,果然,不搞臭她,商清清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李婉莹暗恨自己走的不是时候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,她对众人抱歉的说道,“今晚的事都是封家的责任,没想到竟然混进这样的禽兽,封家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!”

  她这一说,大家都想起许哲最后说的话了,此时他们看着商臻那脏乱的衣服,下面真的都是暧昧的痕迹么?

  “没关系的伯母,我身上的伤,都是刚刚为了躲避追杀弄的,若是大家不信,我可以验身。”

  她这落落大方的态度让那些怀疑的眼神少了不少,商清清却认为商臻是装的!方才那么久,许哲他们不可能什么都没做!

  让封少来验身?封少是谁,他是如今封家家主封四海的独生子!是整个封氏财阀唯一的皇太子,新上任的掌舵人!

  封少事务繁忙,平日里从不参加这种宴会,商臻这样要求,一看就是故意的,她料准了封少不在,所以故意这么说。

  这时,众人突然惊呼一声,商臻抬眼看去,原来是封家大少听到动静,自己出来了。

  精致的红木阶梯上,封行焱微微颔首,黑中含紫的深邃眼眸半眯着望下来,无端让人心慌意乱。

  华贵的装潢瞬间沦为背景,他相貌俊美,身姿修长挺拔,就像宫廷中走出来的王子,倨傲又尊贵,仿佛直视他都是一种不敬!

  封少!他竟然真的在家!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他果然如传闻一般讨厌这个未婚妻。

  其他人,尤其是女人,见到封行焱都非常激动!若不是现在情况不对,她们早就上前搭话了。

  算算时间,她也有五六年没见过他了……商臻闭上了眼睛,等她再睁开眼时,她第一次毫不避讳的望回去!

  尊贵的封家大少爷,他竟然和自己讨厌的未婚妻有过什么?当然最吃惊的还是商百齐,他原本以为这婚事最后不会成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。

  当初封少被下药,睡了商臻的事,知道的人极少,而且封少以为是商臻下的药,对她越发厌恶!如今,虽然不知道商臻为什么要封少检查,但是一想到封少看到商臻满身青紫的身体,然后更加厌恶她,商清清就觉得急不可耐!

  商清清的话封大少理都没理,还是李婉莹哀求的喊了一句,“行焱,你就帮帮妈吧!”

  李婉莹假装咳两声,她有心脏病,所以若问谁的话封大少还能听几句,也就只有李婉莹的了。

  众人都很期待,封少绝对不会说谎,而且只要检查她身上有没有痕迹就好了,应该很快。

  就是这个男人,她爱了他二十几年,即便他一直很厌恶她,她还是一步步倒贴,最后落得凄惨的下场。

  她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才觉悟,以他极端的性格,认定了一个人的好坏就不会再改,所以别说十几年,想必再过一百年,一千年!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。

  明亮的灯光下,她身上所有的痕迹都无所遁形,那一道道细小的伤疤渗血,更多的还是掐痕和指痕,都是她醒来前,反抗留下的。

  曼妙的身形和雪白的肌肤,衬得那些痕迹越发刺眼,但伤痕又显得她楚楚可怜,轻颤的娇躯就好像勾人入火的毒药,只要是男人,便不会不动心!

  封行焱眼神一暗,但下一秒,他就被那些指痕刺激得怒火喷发!那两个该死的男人,他们竟然连他的未婚妻都敢动!

  他突然伸手将她直接按在门板上,冷笑道,“你一身痕迹还敢让我验?想让我替你说谎?做梦!”

  每当他愤怒的时候,就算是他父亲也不和他对立!商臻以前更是不敢,但是现在,她无所畏惧。

  “当初被你破身,你为了讽刺我,特意找人给我补起来了,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。今晚,他们想强了我,我身上的痕迹都是之前反抗留下来的,我并没有被怎样,不信,你可以一验!”

  “你为了让我上你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!原来你想让我这样给你验身?你,做,梦!”

  “只要我从这走下去,说你身上满是痕迹,你就会名声扫地,到时候,这该死的婚约自然不会作数。”

  虽然他并不会这么做,毕竟侮辱一个女人也太没品了,可是商臻一副想划清界限的样子,还敢拿退婚威胁他,他非要她服软不可!

  商臻却信了,她下意识的回道,“然后大家都知道我给你带了绿帽子,还是两顶,一定很好看!”

  “……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,看在我自觉退婚的份上,帮我一次好么?你不用说谎,我本来就是清白的,你不信,可以验,不验,那就是信了!难道,你非要一个曾经深爱你的女人名声扫地?”

  尤其商臻浑身伤痕的站在那,厚重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,看上去那样可怜无力……

  封少的话就是权威!他一出生便站在制高点,这样的人,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厌恶的人说谎!

  楼道的尽头,商臻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那里,封行焱与她错身而过,神情冰冷,目不斜视,简直将冷傲躁郁四个字写在了脸上!

  见所有人都看向她,就连商百奇都露出了探究的表情,商清清这才想起这是在什么地方,而她又是在质疑谁的话。

  她连忙捂住嘴,干巴巴的笑道,“我,我就说姐姐怎么可能被人侵犯……果然一切都是误会。”

  她虽这么说,但那句脱口而出的话,还是让众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,看来这个商家小女不简单啊,今晚这事只怕还有内情,只是家丑不可外扬,他们估计看不到了。

  商臻一步步走下来,神情已经平静如水,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,她径直到走到李婉莹身边,面对她仍旧有些担忧的眼神,才展颜一笑。

  “伯母,既然误会澄清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,毕竟封少看到我,好像不太高兴。”

  离开前,李婉莹硬是让人带商臻去稍稍清洗,换了身衣服才走,由此可见,她对商臻是真心好的。

  商百齐已经被今晚的一切给搞糊涂了,他又不蠢,自然明白今晚这事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若不是顾及商百齐在身边,她哪有这样的好语气?而且今晚她和清清在商百齐面前露出了破绽,为了补救,自然不遗余力的将罪过都推到商臻身上。

  因为从小看林雪涵脸色长大,林雪涵一凶,她便会条件反射性的胆颤,上辈子一直都是如此,后妈就是压着她的一座山。

  但是现在,那种怕很快就被刺激覆盖了!还有什么比亲手撕碎恐惧更痛快的事么?

  “姐姐,我只是想帮你,就是说错了话,你……你怎么在外人面前那样说我……”

  他也觉得臻臻一开始就揪着清清的话不放,又对妻子冷嘲热讽有点过了,而且臻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承认和封少发生了关系,虽然他们早有婚约,但还是很丢人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广西百色田阳区部分区域被封控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95160商旅网